博客网 >

家 里 的 动 物 们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今天是08年8月13日(其实已经14日凌晨),奥运会开幕有些天了。开幕式那天在上班,看的断断续续的,不过感觉还好。大家的感觉也不错,喜欢人云亦云的人也说不错。总之赞美声一片,挺好。中国人这么聪明这么有才华,咋就跌在足球上了呢?

淡入“国足欢迎你~”

那天才意识到媒体(可能只是所谓奥运持权媒体)有预发稿,开幕式前就能知道整个流程。不过到我这级也只是提前3个小时罢了。看着对李宁点火炬过程的描述,还特激动。看来特工不好当,SBS也不好做。把着秘密憋在心里,用发光的眼神看着任何人却欲言又止,真是痛苦。

可惜就是开幕式导播不行。奥运会前我们组采访列国代表团时我还有幸在台电视中心当了回导播,感觉不错。其实挺简单,看着几个屏幕选择最必要的切就可以,切到的便录在带子里,或成为播出画面。老谋子那么聪明,不会就指望这一个导播吧。。。

对奥运颁奖有些看法:1,《茉莉花》不适合颁奖时用,曲调太委婉,和夺牌后的激动气氛无法呼应,倒有不协调的反作用。诸大人的考虑固然有理,用填鸭方式灌给老外,想不记住都难。但一句话:场合不对。

2,颁奖仪式上的礼仪小姐身着锦缎衣料,太过光亮,颜色妖艳,怎么看都觉得突兀。其实布料或不反光的材料最好,素雅颜色,着淡妆。

好像哪位领导说过,希望让安保人员也有适当的笑容。我就很顶他。这对礼仪小姐也一样,不必令她们目光直视颁奖嘉宾,对身旁的运动员视为无物。礼仪小姐也是有血肉的,为什么不能让他们接机瞅瞅获奖者,而非要像机器人般的刻意执行动作呢?

这就是整齐划一带来的效果:等级制服从和个体压抑。当我们用严肃认真的态度要求自己,力求以心中最饱满的精神形象面对外国人的时候,对方却多少会感到压力和不自在。我也明白,当国人情不自禁,自发的在场馆高唱国歌的时候,多少老外会侧目腹诽:法 西 斯、法 西 斯。

你有啥办法?近了说,爱国主义教育从小就有,天天灌输月月灌输。不管小孩懂没懂,教的东西都进了血液里,已经成了基因的一部分。出了学校也褪不掉。

往远了说。中国人需要家长,需要领导。没了家长叫失了主心骨,没了领导叫群龙无首,没了国君更不行,国不可一日无君。民主不单是不可能有的,民主根本就是不可以有的。

说国外有民主,我不认为。不论国内外,亚欧非,人类原始社会都从氏族演变,有氏族长。人类就是社会的动物,社会性就在于等级和阶级,就在于领导、总统或主席。无政府主义的命题根本就是假命题。

说到中西比较,其实从个体角度说,老外也狡诈的很。今儿德国医院的同事告诉我,德国4个住院医集体逼宫,要老板加薪。不加薪第二天就不干了。看你找得到别人不?老板拖了2、3个礼拜,最后把他们的工资由1600加到2500欧。

姑且不说增加的幅度,2500欧对于大夫来说仍旧不高。但问题是4个大夫偷偷行动,并未联合另外一个门诊大夫,也没告诉护士。他们多明白,自己能捞着好处就行,别人爱咋咋的,想加薪就自己去整。

相比之下,还是之前辞职的德国小厨师幼齿点。小厨师跑到老板办公室说,你给我加薪,我挣得太少。老板都不带动换的说,你丫找默克尔去。我似乎能想象小厨师像周星驰片子里那些傻妞似的、捂着脸跑掉的样子。

人都一样,不论中国的外国的。这两天翻字典看到好几个表达,都和中国的异曲同工。比如“只见别人眼中刺,不见自己眼中梁”(den Splitter im fremden Auge, aber nicht den Balken im eigenen sehen),(——这不正说我呢么,呵呵。)还有“堤防雄山羊的前面(指角)、马的后面(蹄子)和人的各个面。”(Fürchte den Bock von vorn, das Pferd von hinten und den Menschen von allen Seiten.)

淡入Neo初跳大厦场景,直视前方,顺着目光挥掌说“Free your mind, free your mind...”

当然只能有条件的解放思想,正确理解我dang解放思想的核心就是先用dang的纪律把自己绑起来。不然考个研政治都过不了。有牛的,咱二外德语的李老师,为了躲政治,偏不在国内考研,到美国和老婆一起读的研究生,回二外继续当老师。一般人不行。怕折腾。

我就是,都是在脑子里折腾一气,然后乖乖的上床睡觉,醒了啥都忘了。挺灵。

还是书归正传说家里的动物们吧。我家没有什么像样的动物,狗啊猫啊的,没精力伺候。我妈回家前整的文竹也叫我在出于遗忘的不作为中整死了。一个月前,天气变的很热的时候,家里的昆虫越来越多。我认识它们,我爸妈家也有这玩意。起初以为是下水道里窜出来的呢,小小的褐色的带壳飞虫,不恶心。还琢磨着“啊呀,我家也成老房子了”。后来越来越多,厨房瓷砖上的油渍沾了一层,才意识到事态已发展到通货膨胀般的严重。最后查出是储藏室里一袋面粉里生出的。就整袋全扔了。

没了带壳的,家里又开始飞小蚂蚁。找了几天没找出来,该放冰箱的也都放进去了,绿豆啥的。后来心血来潮的打扫橱柜才发现被我妈在倒扣在一起的5、6个不锈钢和搪瓷盆下边,还罩着一个手心儿大的透明玻璃碗,里边有一把莲子和一群幸福的蚂蚁以及他们白色的便便。这下恶心的我,连碗儿一锅端了。

也奇怪,女人咋就爱瞎藏东西呢,太神奇了。

是基因,是伟大的基因!

肃清乱dang后,我又孤家寡人了。家里就我一个动物,有时看着晃动脑袋的电风扇,觉得除了我还有个喘气儿的。不然真的好孤单。

悉尼奥运会还和爸妈一起看的呢。雅典的是在大学吧?(还是在家?)。现在就我一个人。其实还算好,因为有的人看都不了。老陈不就是么,刚到百度工作,每天干到晚上8、9点,回了家也就看看新闻回放。

生活真挺无奈,死吧不敢,活吧还非得“混出个人样”。有的狗(我指那些遇上好主人的)就挺幸福,啥时候想吼就吼两声,见了母狗上去就操。真豁达,多大方。

又回到耻感上了,耻感是个好东西,可以成就文明,也可以把人从万千动物中孤独出来。耻感更像是人类把动物性卖给撒旦后得到的宝贝。

卖了以后,人的代价就是,变成了“没有羽毛两脚直立的动物” ——柏拉图

<< 今儿出了事故 可我却很高兴 / 一切从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鞋拔子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